筆趣閣 > 玄幻奇幻 > 大飼養師 > 132章 二見敖慶
    敖慶龍尾一甩,又下潛了數百米,橫在一條巨大的石頭上,舒舒服服躺了下來。

    “喊吧,喊吧,就當是催眠曲了!”

    敖慶緩緩閉上兩顆碩大的龍眼,開始培養睡意。

    江寧在黑龍潭上空接連喊了好幾聲,卻不見敖慶皇子回應,不禁有些疑惑。

    莫非敖慶皇子不在?

    江寧轉念一想,這堂堂六皇子,總不至于躲著不出來吧?

    江寧拍拍四眼蝙蝠,示意它降落到潭邊,然后大手一揮,將鐵牛放了出來。

    鐵牛望著平靜的湖水,環視一下四周并沒有看見敖慶皇子的身影,不禁有些疑惑。

    “主人,敖慶皇子呢?”

    “額,敖慶皇子似乎不在家。”

    鐵牛聞言一怔,不在家?

    鐵牛望著黑龍潭,輕輕搖了搖頭,“敖慶皇子,怎么會不在這里呢?他肯定在這里,也只能在這里!”

    “為何?”江寧都聽糊涂了,他不知道鐵牛為何如此肯定敖慶皇子的行蹤。

    “主人,你有所不知,自我前日邁進金身境,又覺醒了不少傳承記憶,這才了解到,這黑龍潭之所以叫黑龍潭,正是因為敖慶皇子這條黑龍的緣故。而且這黑龍似乎是受命在此,不得無故離開。”

    “哦,還有這樣的事,關于敖慶皇子信息還有什么?”江寧關心的問道。

    “主人,這些記憶太過久遠,而且多是些零碎的畫面,構不成完整的信息,等我再多覺醒一些記憶,說不定可以拼接在一起。”

    江寧對著鐵牛點點頭,“那你加油!”

    “看來咱們這位敖慶皇子并沒有出門,八成是睡著了,既然如此,我去喊他一聲。”

    江寧站在黑龍潭邊,負手而立,散開靈識,涌入水中,朝著潭下而去。

    靈識逐漸下潛,江寧感受到這潭中的溫度下降的很快,才一會兒的功夫,江寧已經感受到濃濃的寒意。

    而且,這潭下的光線也變得越來越弱,以江寧的修為,也僅僅只能看五十米左右。

    隨著靈識繼續下潛,江寧是越發吃驚,如今少數也下潛了近千米,一點沒有到底的意思,這寒潭像是沒有底一樣,深不可測。

    在這個深度的潭水中,存在的生物已經相當稀少了,江寧幾乎看不到魚類的蹤影。

    可是,江寧還是沒有見到黑龍的影子。

    “這敖慶皇子哪去了?難道皇子還會躲著我不成?”

    潭下的黑龍感受著江寧的靈識越來越近,心中不禁泛起波瀾,這小子的靈魂之力竟然這么強大,太不可思議了,這種靈魂強度絲毫不弱于神獸后裔。

    “可你是個人類好不好,搶神獸的風頭干什么?”敖慶皇子滿心不解。

    “我都躲起來了,這小子還不死心,還要下來查看,你的臉皮怎么這么厚呢?真想不明白,你到底是怎么得到那位大人賞識的?”

    敖慶覺得這小子這么賣力的找自己,肯定有什么套路等著自己,敖慶想到這里,更不愿露面了。

    他把龍首埋進龍身中,收起了龍爪,全身上下氣息微弱的近乎于無,像一塊大石頭一樣。

    “我把氣息都收斂起來,讓你小子找不著,看你還有什么辦法?”

    然而,敖慶似乎忘記了,江寧得到過他的龍血,自然對龍族的氣息十分熟悉,也非常敏感。

    敖慶皇子前腳剛把自己藏好,江寧的靈識后腳就到了。

    “敖慶皇子,一別多日,別來無恙啊!”

    在敖慶防備最弱的時候,江寧的聲音突然在他耳邊響了起來。

    敖慶渾身一個激靈,差點從石頭上跳起來,隱藏的這么好,這小子是怎么發現的。

    敖慶知道這回恐怕是躲不過去了,人都找上門了,再不回應的話,就不合適了。

    敖慶昂起龍首,舒展一下身軀。

    “哎,這龍啊,一旦上了年級,就特容易有個春困秋乏,敖慶一時不查,失禮失禮!江小友蒞臨寒舍,不知有何貴干?”敖慶客氣地問道。

    “敖慶皇子,此刻正值秋高氣爽,正是賞紅葉的好時節,何不與我同游,看一看這山間美景!”江寧也冠冕堂皇地說道。

    這一人一龍各懷心思,說起話來更是一個比一個‘虛偽’!

    看風景好啊,不要再取龍血就行,敖慶暗自慶幸。

    “江小友有如此雅興,那便同游!”敖慶一口答應下來!

    江寧的靈識退去,敖慶皇子破水而出!

    水面上激射起滔天巨浪,氤氳水汽彌漫。黑龍潭變得如虛如幻,仿佛成了一片仙境。

    敖慶現身,巨龍橫空!

    鐵牛的表情還稍微平靜一些,沒有第一次那么驚訝,怎么說也是一回生、兩回熟。

    而四眼蝙蝠徹底驚呆了,它是第一次見識到龍,不是雷蛇草進化出的那種蛟龍,而是真正的龍,真龍!

    雖然敖慶并沒有刻意釋放威壓,可是,這種血脈上的壓制是顯而易見的。

    鐵牛因為血脈的不斷進階,已經朝著五彩神牛的方向而去,堪堪抵御這種淡淡的威壓。

    四眼蝙蝠就沒有這么幸運了,感覺像是有一座大山壓在身上,隨時都可能被被壓垮。

    江寧給四眼蝙蝠傳音,“小四,不要硬撐,全力運轉‘大飼養經’!”

    敖慶望著江寧和他的兩頭妖獸,心中有些驚訝,這小子不光自己修行神速,沒想到連手下的妖獸也這么變態。

    上一次見到那頭黑牛的時候,才剛到銀谷境,如今都邁進了金身境。

    雖然江寧他們三個的修為加在一起,也入不了黑龍的眼,可是黑龍還是被這恐怖的修煉速度震驚了。

    若是照這個速度發展下去,真過去過個十年八年、百八十年,這世間還有誰是江寧的敵手?

    敖慶現在算是明白了,恐怕那位大人是看中這小子潛力了,不怕起點低,擁有這種可怕的加速度,讓他這位老牌神獸都不禁心生羨慕。

    “大人就是深謀遠慮,不愧是我輩的楷模!”敖慶默默給那位大人點贊。

    敖慶化成人身,對著江寧拱手一禮,“江小友,多日不見,你的修為大有長進,可喜可賀!”

    江寧也對著敖慶皇子行禮,“敖慶皇子,英姿颯爽,實乃龍中之龍!”

    “江寧小友,這每一年的秋景,都是這么地迷人,你看那層林盡染,萬山紅遍,這色彩斑斕的樣子,像不像那水天接連的大海?”

    敖慶望著滿山秋景,眼神中似乎帶著淡淡地鄉愁。

    江寧聽敖慶這么一說,放眼望去還真像!

    雖然這一世的“江寧”還沒有見過海,可是江寧是見過的。

    突然,江寧靈機一動,既然敖慶皇子思鄉了,那就解解他的鄉愁,再談“傳動陣”的事情,難度也會小一點。

    江寧跟“雁王”它們溝通了一番,用好幾瓶丹藥,換走了它們手中的“海靈子”。

    不管是北海,還是無涯之海,都是海。這些海產品,想必敖慶皇子會喜歡的。

    江寧手腕一翻,手中出現了一個白色玉瓶。

    敖慶眼角的余光,瞟見江寧手中的瓶子,心中咯噔一下,這小子連瓶子都備好了,果然是有備而來,有這么欺負龍的嗎?

    
北京pk10怎么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