筆趣閣 > 科幻懸疑 > 同桌兇猛 > 第一百二十一章、膨脹!
    陳述真是被氣壞了。

    他最討厭被人誣蔑了。

    更何況是被自己親近的人不信任,這種感覺真是特別的憋屈難受。

    “你不要胡說,我哪有看過十遍二十遍?”陳述面紅耳赤,出聲反駁。

    孔溪捧著茶杯細細品茶,悠哉悠哉地說道:“那你看過多少遍?”

    “七十九遍?!标愂龀雎曊f道。

    “陳總監很下功夫嘛?!笨紫文樜⒓t,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她就是那么隨口一問,沒想到這個家伙還一本正經的報出來一個數字。

    七十九遍?怕是電腦都要燒得發燙吧?

    “俗話說,細節是魔鬼。還有一個詞語叫做知微見著,又有成語叫做一葉而知秋這些話都告訴我們同樣一個道理。多看幾遍總是沒有壞處?!?br />
    “所以陳總監從七十九遍的觀看記錄中發現了我摔倒時腳下的泡沫和落水時的水花有問題?”

    “我第二遍的時候就發現了?!标愂稣f道。

    “那為何又看了七十七遍?”

    “因為好看?!标愂龅拖履X袋,感覺當面說這樣的話還真是有些害羞呢。

    “”

    “生氣了?”陳述等了半天,沒有等到孔溪的回音,抬頭朝著對面看了過去。

    “生氣?生什么氣?”孔溪反問。

    “我夸你好看?!标愂稣f道:“當面說這樣的話,怕你誤會我不是什么好人就像是那些出口孟浪的流氓混混登徒子一樣?!?br />
    “怎么會呢?”孔溪擺了擺手,大度從容的說道:“你去打開我的微博看看,每天有好幾萬人在評論區夸我好看呢。要是夸我好看的人都不是什么好人,那整個國家得有多少壞人???”

    “”陳述大為驚詫。世間竟然有如此臉皮深厚的奇女子?

    “不過你比他們都夸得好聽?!笨紫f道。

    “為什么?”陳述問道。他還當真看過孔溪的微博評論區,那些粉絲把她夸成了天上沒有地下獨一集智慧與美貌優雅與善良于一身的小仙女。他們夸獎的詞語或真摯深情,或文采斐然,怎么自己就比他們夸獎的好了?

    “因為你是陳總監?!笨紫粗愂龅难劬?,淺笑嫣然。

    “原來我是占了熟人的便宜?!标愂鲂χf道。

    “是呢?!笨紫c頭:“總不會因為你比他們英俊?!?br />
    “長相也是我的強項?!标愂鲂χf道。

    頓了頓,看著對面的孔溪,說道:“華美做出這樣的事情,總要讓他們付出代價才行。我想,既然他們如此的看重利益,那我們就從他手里切割一塊利益出來。要讓他們感覺到疼痛,就算不能敲斷他們的脊梁骨,也要打斷他們一條胳膊才行?!?br />
    “你做什么我都支持?!?br />
    “我想從他們手里拿下dsn的水晶鞋代言給你?!?br />
    “水晶鞋代言?”孔溪沉吟片刻,說道:“dsn的水晶鞋代言有不少藝人在搶,最終還是落在華美的丁星手里?,F在應該已經簽約了吧?他們如何愿意把它拿出來呢?再說,就算華美和丁星那邊同意,怕是dsn那邊也不同意吧?他們挑選藝人有著近乎苛刻的要求,不是說誰想去就讓誰來做的?!?br />
    “他們也是這么說的。但是,我個人認為,水晶鞋穿在你的腳上比丁星的腳上要更加性感一些。我之所以想要從他們手里拿走水晶鞋代言,是因為這是華美那邊最重要的一個代言之一?;蛟S代言費不是太多,但是可以得到水晶鞋產品的后期分成。如果銷售的好的話,利益將是相當的可觀。而且,dsn集團將要投入巨額拍攝水晶鞋公主的系列電影,代言人將會是女主角的備選之一。那個時候,倘若能夠選上的話,將可以獲得全球票房收益這也是為何一開始大家就競爭如此激烈的原因?!?br />
    “你看起來很有把握的樣子?既然這其中有這么大的利益,華美那邊就更不愿意放手吧?”

    “當然?!标愂稣f道:“所以,我們需要再給華美一些壓力。等到他們覺得非這樣解決不可的時候,自然會想出解決問題的辦法。辦法總比問題多?!?br />
    “我不管?!笨紫f道:“反正這些事情都交給你了?!?br />
    “義不容辭?!标愂鲂χf道。

    正在這時,屋子里面的門鈴響了起來。

    陳述走到可視屏前看了一眼,轉身對孔溪說道:“白起源來了?!?br />
    “就說我不在家?!笨紫f道。

    陳述按下對講機,說道:“孔溪不在家?!?br />
    “”

    掛斷電話,陳述和孔溪面面相覷,發現問題都有些不太對勁兒。

    這里是孔溪的家,卻是陳述接的電話。

    陳述說孔溪不在家,那么陳述和孔溪

    “這樣是不是有點過份?”孔溪問道。

    陳述點了點頭,說道:“是有點過份?!?br />
    “我是讓二姨說我不在家?!笨紫荒槦o語的說道。就算她不喜歡白起源,也不能這么的傷害別人。這哪里是拒絕?這分明是打臉啊。

    不管是前輩關系,還是同事關系,都沒必要把人往死里得罪。

    “我忘記這是你家了?!标愂霾缓靡馑嫉恼f道?!耙蛔尪虂碚f一次?”

    “再說有什么用?”孔溪說道?!叭硕急粴馀芰??!?br />
    “那怎么辦?我打個電話解釋一下?”

    “算了?!笨紫獢[了擺手,說道:“有機會”

    正在這時,可視門鈴再次響了起來。

    陳述高興地說道:“白起源還沒走,他還站在門口”

    “請他進來吧?!笨紫f道。

    “好的?!标愂霭聪聦χv機,說道:“白爺好,我是陳述,孔溪小姐請你進來?!?br />
    白起源抬頭朝著攝像頭看了一眼,面無表情,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等到白起源進來,陳述殷勤的站在門口迎接,剛剛看到白起源的身影,陳述就高興地說道:“白爺來了?!?br />
    “陳總監也在呢?”白起源換上拖鞋,看了陳述一眼,出聲問道。

    “我來看望孔溪小姐,順便匯報一下工作?!标愂龀雎曊f道。

    “匯報工作?小溪的腿都受傷了,現在正是休養的時刻,有什么工作非要她來處理?有什么事情直接找王韶吧,王韶處理不了你來找我我就不信那么大的東正集團就沒有能夠拍板做決定的人物?!?br />
    “沒關系的?!笨紫谳喴紊厦?,說道:“我在家閑著無聊,有些事情活躍一下大腦也好?!?br />
    “所以,我這不是來陪你聊天了嗎?”白起源將手里的捧花遞了過去,說道:“送給你的?!?br />
    “謝謝?!笨紫舆^花束放到一邊,說道:“起源快坐吧?!?br />
    白起源坐在陳述剛才坐過的位置,出聲說道:“剛才陳總監說你不在,我心里還琢磨著呢,你的腿都傷成這樣了,還能跑到哪里去了了?我還擔心你腿沒好就出門了,萬一磕著碰著加重病情可就糟糕了?!?br />
    這句話表面上是在擔心孔溪的身體,實際上卻是在攻擊陳述:他憑什么說你不在?

    “剛才和白爺開了一個小玩笑,沒想到白爺一下子就看出來了,不僅僅沒有離開,反而再次按響了門鈴”陳述笑呵呵地說道。他取了一個杯子放在白起源的面前,親自動手為白起源倒了一杯紅茶,說道:“白爺,喝茶?!?br />
    白起源看了陳述一眼,說道:“謝謝?!?br />
    陳述又指了指盤子里面的紅薯,說道:“白爺吃紅薯,我剛剛買回來的,可能有些涼了要不要加熱一下?”

    白起源心里就有些不痛快了。

    這里是孔溪的家,怎么搞得跟你是這里的男主人似的?

    又是招待喝茶又是招待吃紅薯的,人家孔溪和你有什么關系?

    “二姨呢?”白起源出聲問道:“這些事情平時都是二姨做的。陳總監來了也是客人,就不要費心費力的忙活了?!?br />
    “二姨在廚房做飯,我去把她喊出來?”陳述問道。

    “那倒不用了?!卑灼鹪磾[了擺手,順手從盤子里抓起一個紅薯剝皮,說道:“我和小溪又不是外人,我想喝茶就自己倒,想吃什么就自己拿,還會和小溪客氣不成?”

    “對對,不要客氣?!标愂鲞B連附和,跟著便坐在孔溪的旁邊。

    “”白起源心里就更是吃味了。

    我說我不和孔溪客氣,你在那邊回應什么?你能代表孔溪?

    白起源把手里剝好的紅薯遞給孔溪,說道:“小溪,吃塊紅薯?”

    “我不吃了?!笨紫p輕搖頭,說道:“剛才陳總監幫忙剝了一塊,吃得有些撐?!?br />
    白起源笑笑,自己沒滋沒味的吃起那塊烤紅薯來。

    他感覺的出來,不,不是感覺,是很清晰的看到,孔溪對陳述更加的親近。

    雖然不明白他們之間發生過什么,但是,從相處的模式看過來,他們倆人才更像是一家人。

    雖然自己比陳述要早上很多年認識孔溪,而且他們在一起搭戲都搭了好幾部。

    就這么逃離認輸?這不是他白起源的行事風格。

    更何況,感情這種事情,怎么能逃離認輸呢?

    他必須要尋找一個突破口,他需要重新找到和孔溪相處的主導權。他相信自己的實力,他只是需要在感情上面再付出一些時間和精力而已。

    以前他以為這是水到渠成的事情,現在,他愿意做的更多。

    廚房門被人推開,二姨端著兩盤子菜出來,出聲喊道:“小溪,陳總監上桌吃飯了”

    發現白起源也在,趕緊出聲招呼道:“起源來了?正好,飯剛剛做好,一起吃點?”

    白起源恭敬的站了起來,笑著說道:“看來我今天要有口福了。好久沒吃著二姨做的菜,還真是有些懷念呢?!?br />
    “是啊,起源有段時間沒來家里了?!倍绦χf道。

    “那我以后常來看望二姨?!卑灼鹪锤吲d的說道。他不是有段時間沒來孔溪家里了,是有近一年時間沒來孔溪家里了。人家沒有邀請,難道你強行上門不成?

    再說,大家工作繁忙,不是自己出門拍戲,就是孔溪出去拍戲。倆人的時間總是湊不到一塊去,想要見個面吃頓飯也著實不是一樁容易的事情。

    在他們這個行業,有時候想和同行朋友吃頓飯,都得提前約上半年還有可能臨時被放鴿子。

    孔溪看了陳述一眼,說道:“吃飯吧?!?br />
    “好?!标愂稣玖似饋?,推著孔溪朝餐廳走去。

    二姨的手藝很不錯,做的菜色香味俱全。

    白起源很會聊天,一直掌控著飯桌上的話題走向。在白起源的建議下,陳述和白起源還喝了一瓶紅酒??紫驗橐运幍木壒?,只能喝著果汁陪著。

    吃完飯后,白起源竟然搶著要去幫忙收拾碗筷,硬生生被二姨給推了出去,說我怎么能讓你一個大明星做這些?

    又指了指陳述,說道:“讓我傻侄子來?!?br />
    孔溪幫助陳述時,介紹陳述的身份就是二姨家的遠房侄子?,F在當著東正股東的面,自然要把這層關系圓一圓了。

    陳述趕緊跑了過去幫忙,說道:“我來我來,白爺你去坐著休息?!?br />
    “”白起源的心情有些煩悶,他覺得全世界都在欺負自己。他也想做二姨的傻侄子。

    驟然驚醒,心想:“我可是赫赫有名的白起源啊,我怎么能羨慕一個阿姨家的傻侄子呢?”

    陳述幫忙收拾完碗筷,然后陪著二姨一起奉上香茶水果。

    二姨收拾一番屋子,說道:“你們年輕人聚,我還有事,就先走了?!?br />
    等到二姨離開,屋子里就只??紫愂霭灼鹪慈?。

    陳述看看白起源,發現對方并沒有起身告辭的意思。

    可是,白起源不走,他也不能走畢竟,若是自己走了,屋子里就只剩下白起源和孔溪倆人了??紫男⊥仁軅?,倘若白起源起了歹念,孔溪如何反抗?

    他要留下來保護孔溪!

    “起源下午還有工作吧?”孔溪挑了一顆草莓塞進嘴里輕輕的咀嚼著,出聲說道:“我知道你工作繁忙,每天都有趕不完的通告。還是趕緊去忙活自己的事情吧,我這邊不用擔心?!?br />
    我能不擔心嗎?白起源在心里想道:我若是走了,就只有陳述和你在屋子里,你的小腿又受傷了,陳述看起來又不像是什么好人萬一他對你起了什么壞心思怎么辦?你到時候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的

    “我下午沒事?!卑灼鹪葱χf道:“上次在醫院不是說了嗎?我要好好陪你幾天,就把最近的通告都給推了”

    “起源,這樣不太好吧?”

    “沒事的,你也不要過意不去?!卑灼鹪葱闹懈吲d,孔溪果然很受感動呢。他覺得自己已經找到了一些訣竅,只有稍微琢磨就能夠做到更好?!瓣惪偙O下午也沒什么事情要處理嗎?”

    “沒有?!标愂稣f道。你不走,我也不走。

    “既然這樣,那我們三個就玩紙牌游戲吧?!卑灼鹪葱χf道:“反正坐在這里也是無聊。不如找點事情打發時間?我知道一個游戲挺好玩的,輸了的人在臉上貼紙條,臉上貼三張紙條就要喝一杯可樂??纯唇裉煜挛缯l第一個去廁所對了,去廁所前還要連喝三杯可樂哦?!?br />
    “我倒是沒覺得無聊?!标愂稣f道。

    孔溪也是一臉歉意,說道:“起源,陳總監,實在是很抱歉我每天午飯后都要休息一段時間。不然整個下午都沒有精神,這是多年養成的習慣”

    “???”白起源滿臉尷尬,我剛剛提議玩一個游戲,你就下達逐客令?不過瞬間又恢復了原狀,歉意地說道:“是我疏忽了。小溪身體受傷,現在正是需要好好休息的時刻,我和陳總監就不打擾了?!?br />
    白起源看向陳述,說道:“陳總監,我們一起走吧?”

    “好的?!标愂鳇c了點頭,看著孔溪說道:“我先扶你上床休息?!?br />
    “嗯?!笨紫c了點頭,說道:“謝謝陳總監?!?br />
    “我來幫忙?!卑灼鹪凑f道。他是打定主意不讓陳述一個人專美于前。

    是幫忙,更是監督。

    陳述把孔溪給從輪椅上抱到床上,體貼地幫著她蓋好被子,說道:“你好好休息,我回去了?!?br />
    “嗯?!笨紫郧牲c頭。

    “小溪好好休息,我明天再來看望你?!卑灼鹪凑驹谂赃呎f道。

    “起源還是先處理自己的工作要緊?!?br />
    “不是說過了嗎?這幾天的通告都推掉了?!卑灼鹪葱χf道。

    于是,在孔溪的眼神注視下,陳述和白起源一起離開孔溪的家。

    電梯里,白起源按下了負一層按鈕。負一層是停車場。

    陳述站在旁邊不動,并沒有按下別的樓層的意思。

    “陳總監是開車來的嗎?”白起源出聲問道。

    “是的?!标愂鳇c了點頭。

    “陳總監工作很不錯啊,年紀輕輕就自己買車了?!?br />
    “找朋友借的?!标愂鲂χf道。

    “哦?!卑灼鹪袋c了點頭?!瓣惪偙O明天還會過來吧?”

    “應該會吧?!标愂稣f道。

    “我也來?!卑灼鹪凑f道。

    “真好,明天又可以見到白爺了?!?br />
    “我明白你的心思?!卑灼鹪凑f道:“我知道你喜歡孔溪,我也是?,F在,就讓我們在手底下見真章吧。朋友告訴我說,好女怕纏郎。我知道陳總監用的招式就是死纏爛打,恰好這一招我也會?!?br />
    “白爺的意思是,咱們倆比著看誰更不要臉?”

    “聽起來有些粗俗就算是吧?!?br />
    陳述被氣笑了。

    竟然有人敢和我比不要臉?

    “膨脹!”陳述語帶嘲諷,唇角上挑,一幅高處不勝寒的驕傲模樣。
北京pk10怎么玩